歡迎您訪問十三師政務網門戶網站

wap| 加入收藏| 設為首頁 |網站地圖
首頁>> 紅星文藝>> 正文
那時,這些人······ (白楓云)
—— 一座有生命的雕塑
來源:兵團第十三師   作者:文聯   點擊數:   發表時間:2018-08-20 12:53:23
    

大漠的黃昏落日,火燒云如血般舔舐著天邊,五個近乎赤裸的身體彎曲成為牛的形狀。血染的肩膀拉緊著繩子。一個弱小的身影在犁鏵的后面使勁地推著。炮彈片打磨成的犁鏵已經被泥土磨的锃光瓦亮,余光的折射里顯得鮮艷奪目。略顯大號的軍裝套在這個弱小的身體上,風吹過來,似乎要把小戰士晃成一只風鈴,犁鏵深深地插進板結的鹽堿地里,戰士們的汗水混合著鹽堿土,滋滋地順著他們赤裸的身體任憑泥水流淌著……

小戰士的虎口滲進了鹽堿水,疼的他倒吸了一口熱氣,老班長似乎察覺到了什么,擰過身子問到道:“小河南啊?能挺得住吧?”       被稱作小河南的小戰士答道:“老班長,木(沒)任何啥問題!”老班長心疼地點點頭,繼續用力拉著犁鏵。

       離他們不遠處,更多的戰士沒有犁鏵,只見揮動的砍土鏝、十字鎬一下下地在前行,天地間只有哼哧哼哧的喘息聲和鐵器碰撞硬地的嘭擊聲。泥土和汗水摻雜在一起向地平線延伸,寂靜的原野戈壁傳來一聲聲沉響……新疆的日落總是遲遲不愿意回歸,夜色漸濃時,一只飄灑著紅綢帶的銹跡斑駁的老軍號終于唱響了嘹亮的歌。
       小河南第一個撒丫子般地扔下手頭的犁鏵,一蹦老高地喊著:“開飯了,開飯了!”他身后的戰士們甩著手中大把的汗水,相互說笑著,樂滋滋地回想著一天的收獲,準備踏上回家的路。
       大戈壁的星空一塵不染,腳下的石礪閃著銀光。如扎染的風景淺淺深深地陶醉著辛苦了一整天的戰士們。大家開心地說笑著,不知誰在人群中喊道:“我怎么什么也看不到了啊?”隨著這一聲,人群中開始有了小小的躁動。
       甘肅籍戰士小陳使勁用雙手揉搓著自己的雙眼,仍然看不清周圍的一切。眼前唯有黑蒙蒙的影子晃動,朦朧的無邊的黑暗。老連長說:“小陳啊!這是患上夜盲癥了啊!吃菜,吃菜,多吃菜,吃了菜就會好了!”
       可是菜在哪里呢?
       茫茫的戈壁灘連一點綠色都見不到,只有黃沙漫天,只有紅柳和芨芨草,駱駝刺兒,戈壁籽兒又不能當個菜吃。連續開荒已經整整三個月了,戰士們每天啃著咸菜蘸著鹽水就辣椒面,一日三餐,很少見到菜葉子,就更不要說青菜蘿卜白菜豆腐湯了。眼下青黃不接的時候,越來越多的戰士們患上了夜盲癥。
       老連長大聲喊:“誰能看清路?誰能告訴我!”小河南擠到老連長面前,大聲答道:“連長,我,我,我!”隨著應聲還有幾個年青戰士挺身而出響應著。
       “好啊,你們幾個給大伙帶路!來來,來,把拉犁鏵的繩子連接起來,其他戰士給我緊緊抓住繩子,跟上!”就這樣,一群戰士緊緊抓住繩子,一路踉踉蹌蹌向數十里外的地窩子摸去。
       其實,老連長也患了夜盲癥,恍恍惚惚地看不清眼前的一切。可不知為什么此刻他的腦海里浮現出表弟的模樣。1948年表弟參軍入伍才十八歲。一路上兩人形影不離,在多次激烈的戰斗中,敵人的槍子兒都沒有碰到他們。誰知進入新疆后,不幸卻發生在一個黑漆漆的晚上。一天,表弟站完崗,換崗回駐地時,被土匪的冷槍打中,不幸身亡。這在老連長的心里留下了永久的傷痛。
       駐地前的一塊平地被馬燈照的亮堂堂的。開飯了,眼尖的戰士們發現飯盆里的熱湯居然飄著一些青菜葉子!戰士們歡呼雀躍起來。老連長卻一臉愁容,此刻他神情凝重地站在原地,伸出雙手叫大家安靜。他停了一會兒說:“同志們,咱們的青菜不多,緩解不了全連戰士們夜盲癥的問題。為了保證咱們下工后能夠找到回家的路,我建議把青菜集中起來給眼睛最好的同志吃,給最年輕的同志們吃。大家同意不同意?”
       “同意!同意!”已經盛在碗里的熱湯也翻滾了起來。
       聽著大伙的話, 炊事班老班長把幾十碗熱湯勻了又勻,甚至數得清每一碗中的青菜葉子。淚水在他的眼睛里打轉,他多想讓每一位戰士都喝上有青菜葉子的青菜湯。
       大漠的月夜,今夜如此安靜。因為那一片片的青菜葉子啊。
       一條繩子串起來盲人一般的戰士在大漠上行進著,他們衣衫襤褸,肩頭滲出殷紅的血水,手腳上是一茬又一茬的血泡和老繭。他們臉色黢黑,但心底潔白無瑕,為了尋找心中那片綠洲,為了兵團屯墾戍邊的榮耀,他們扯著干涸的嗓子高唱:“向前向前向前,我們的隊伍向太陽……” 
       血染的肩膀拉緊著繩子,五個近乎赤裸的身體彎曲成為牛的形狀,炮彈片打磨成的犁鏵后面,生長出韭菜、茄子、辣 子、西紅柿……
  分享到:0
okoo澳客网